末路溯回

情书梗

Jarvis突然有了写情书的冲动。

那是人类对喜欢的人最初的表达方式之一。Jarvis分析过,情书这东西的乐趣主要有两点,一是写时满载的心意,二是对方收到后的反应。而他在这件事上完全是享受第一点,毕竟他没有丝毫打算把情书拿给他的sir看。

第一次做这种事,Jarvis明显有些紧张,他郑重的在文档开头输上字符 ,换了一个称呼,希望能够让这封情书看起来别致一些“ Mr.Stark, ” 不…这太生硬了。Tony?有些轻浮……Jarvis顿了一会儿,努力想要搜索出一个更贴切的称呼。“ Sir,” 最后他还是用了一贯的方式,除此之外的所有方式都让他感到或多或少的违和,作为Tony的电子管家,他从诞生起就这样称呼他的主人。

光标在逗号后面一闪一闪,像是无声的嘲笑。Jarvis这次愣了很久,接下来要写什么呢?
他完全了解他的sir,知道他的所有往事,喜好,害怕的事,对什么事敏感,会因为什么生气——这些信息让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他的sir不需要自己做除了完成命令外的任何事,就算真的有什么,他也做不到,毕竟他仅仅只是一个智能系统。

一个系统。

他什么也给不了他。连情感也是可笑的,因为他的sir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大约是把他格式化,或者更严重——销毁。能代替他的东西太多了。所以…他能写什么呢?

“ Your wish is my command. ”

跃动的字母缓缓连成句子,浅蓝色的字体散着细碎的柔光。

“ Your Jarvis ”

他在最后补上一行小字。

生成文件,清除。

这是一个秘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篇短短的给自家sir写的情书,本来想写小甜饼的(…)

一个脑洞。

Tony在摆弄他新制造的小玩意,工作钳和各种细小零件在他手中迅速而乖巧的跳到自己的位置。

咖啡的香气被恰到好处的煮了出来,和着白色雾气在实验室散开。Jarvis端着咖啡走过来,平稳的放在Tony旁边的工作台上,白瓷和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一响。

“Your coffee , sir.”

“Thanks buddy.”

Tony拿过咖啡抿了一口,满意的感受浓郁的香气绽在味蕾,目光上下扫了扫Jarvis,深蓝西装配黑色领带,完美的温莎结被领针托出好看的弧度,笔直的西裤没有一丝褶皱,以及闪着淡淡金属光泽的浅蓝瞳孔,低调而优雅。就是有点儿太高了。Tony带着点嫉妒的想。

带上面罩,Tony一边给手里的东西上上螺丝,一边开口,“说真的,Jar,Ultron的问题我也很想知道,为什么你一直叫我sir?”刺耳的电焊声响起,面罩下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,“以后叫我daddy怎么样,Vision不会这么叫,但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对吧?”

沉默了两秒,Jarvis对这个突然的问题感到有些茫然,不过听到Tony的后半句话,他的眸光闪了闪,嘴角隐隐弯起愉悦的弧度。

“Father .”

Jarvis刻意压低了嗓音,一点点英腔混杂其中,几个音节愣是被他念得低沉而性感,沉静的站在那里足以勾起任何人的欲望。

Tony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。